炒鞋江湖里也有“对韭当割”

发布日期:2019-08-30 02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炒鞋像炒股,长沙13岁少年一双鞋一天赚了3000元。这并不是段子,在炒鞋圈里也不罕见。

  2017年9月,Nike旗下AirJordan和国际潮牌OFF—WHITE合作,设计一款鞋售价1499元,在官方发售后不久被炒到12000元。两年后,价格一路飙涨到70000元,涨幅超过4500%。

  从惊人的涨幅上,可以想象炒鞋的疯狂。这种惊人的涨幅也许是每个炒鞋者的梦想,但在现实中,更常见的是一次赚个几百块的“小确幸”,或者一不小心被套牢。

  很多男孩不会忘记学生时代得到第一双名牌运动鞋的那种激动。如今,这不仅是一种喜好,更多想赚钱的人都投入到了买鞋的大潮中。没错,炒鞋成了“新业态”。

  炒鞋浪潮中,“球鞋一面墙,堪比一套房”“炒鞋赚首付”……关于炒鞋的段子和传说也开始广泛传播。

  90后的阿班从初中开始热爱球鞋,现在也成了炒鞋一族,但说到炒鞋,他依然觉得不应该被鼓励,“鞋是用来穿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。

  “他只是还没有尝到甜头。”阿班的朋友小力对炒鞋市场却充满信心。虽然他有时候也会矛盾,“球鞋被‘证券化’了之后,自己会犹豫,到底是留下这双鞋,还是卖掉换更多的钱。”

  “冲”在炒鞋圈里是指大量购入特定的一款或多款鞋,以达到球鞋涨价的目的。一大群人同时大量购入同一款或者多款鞋,从而使当天的交易量出现暴涨,且多款鞋子的售价涨价几百甚至几千元,这天就被称为“冲冲日”。

  8月中旬的“冲冲日”,阿班花了2万余元进行“闪购”。他表示,和炒鞋大佬相比这只是小数目,“毕竟2万元最多才能买5双鞋”。

  阿班的朋友小力手中有一双AJ湖人刮刮乐,就在炒鞋的浪潮里几进几出。这款鞋今年5月发售,价格是一千元左右,小力判断这款鞋肯定会火。8月初,他以四千元左右买入,五千元左右卖出,赚了数百元。见这双鞋势头不错,他又以六千元左右再次买入,七千元左右卖出。“可能人心就是贪婪的吧。”小力调侃说。

  就在不久前,他以7300元左右的价格第三次将这款球鞋买下,在平台上挂8000元出售,“有人以7900元的价格求购,我没有卖。”结果这双鞋跌了,暂时被套牢,但小力相信自己的眼光,在他看来,这双鞋还会再涨。

  “这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。”在阿班看来,一双鞋进入炒鞋市场,击鼓传花游戏就开始了,而“击鼓”一旦停止,这双鞋在谁手里,谁就成了那个接到“大棒”的“韭菜”。

  阿班加了不少炒鞋的微信群。他跟记者总结了一下现在炒鞋的套路:“很多鞋能炒起来,是因为有大V带头。一双鞋,也许原价也就1099元,说不定打折还没有人要,这个时候,大V想炒,会用自己的小号把市面上这款鞋的某一个码数买光。买完后,再在自己的号上发动态带节奏。这个时候大家就会觉得,要赶紧‘冲’。”此外,“大V往往还有自己的微信粉丝群,www.12422.com,前期是粉丝进场,比如大V放出20双鞋子给粉丝抢,粉丝买入,再之后就是非粉丝入场。最终,这双鞋的‘泡沫’会碎在‘韭菜’的手里”。

  阿班表示,每当微信群的大V发布“财富密码”的时候,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,有很多人通宵去等待大V告知“财富密码”。所谓的“财富密码”,就是大V在微信群中提前向自己的粉丝或群友透露自己即将炒哪一双鞋,让微信群的群友提前买入,静候操盘涨价。很少有人能挡住这样的诱惑,“大V吃肉我喝汤,粉丝就是这种心态吧”。

  阿班说自己有一个朋友也炒鞋,原则是什么鞋贵就“冲”什么,“这种人很容易被割韭菜”。

  “鞋是用来穿的,不是用来炒的。”不管怎么炒鞋,阿班始终坚持这一点。他的鞋柜里现在有二三十双鞋,在炒鞋圈不算多。他卖过一些鞋子,基本上可以用卖鞋的钱维持买鞋的开支。

  阿班从初中开始喜欢球鞋。他在高中时以两千元左右的价格卖掉了一双八百元买入的耐克。他说:“那个时候买鞋子的人,更多的是希望自己拥有这双鞋。”对于球鞋,阿班有自己的坚持,“我现在喜欢买小众一点的鞋,不一定要是爆款,穿自己喜欢的就好”。

  不同于“佛系”的阿班,小力很看好炒鞋市场。小力也是从初中就开始喜欢球鞋,后来去英国读书,也为他买鞋提供了便利。2015年前后,他开始有了炒鞋意识。2016年,正逢科比退役,他在耐克官网上等着科比纪念款发售。他认为这款鞋很有纪念意义,当机立断买了两双。其中一双他以八千元左右的价格卖了,另外一双他收进了自己的鞋柜。

  今年8月,小力投入了四万元到炒鞋中,目前已经赚了一万多。他每天大概花1小时在炒鞋上,“没觉得太影响自己的生活,也只是在手机上点几下”。他的女友看他通过炒鞋赚了不少钱,叫他带自己一起炒,他劝住了女友:“我跟她说,你要是不懂的话,会输得不明不白。”

  现在,小力有13双鞋放在平台上,他把这些鞋称之为“证券化”的鞋。这13双球鞋,总价值七八万元。他说他有时也会矛盾,有些鞋原本想留给自己,“但炒鞋之后,喜欢的鞋也许不会把它穿在脚上了。当它被炒到七八千元时,就觉得可以把它卖掉,去买更好的东西”。

  喜欢的球鞋是留给自己,还是卖出去赚一笔,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权衡利弊。

  小力告诉记者,他还珍藏着自己的第一双乔丹球鞋,那是中学时代爸爸买给自己的。他说:“那是低帮的,不是很贵,也很普通,但是我很喜欢。”

  对于当下火爆的“炒鞋”潮,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肖皓表示,在炒鞋环境下,鞋子现在已经相当于投资品。因为在鞋子所属权交易过程中,鞋子并没有发生损耗,类似炒房一样。球鞋的市场参与者包括使用者以及投机者把它的需求变得很大,而供给是有限的,就会形成价格的疯涨。在这个过程中,市场还有一个自我佐证的效应,当价格上涨时,别人觉得还会涨,就会吸引更多人,这样就会有暴涨暴跌。但事实上,这个现象并不理性:第一,鞋子是个正常商品,并不建议把它当成一个奢侈品;第二,炒鞋者要重新认识商品的价值,因为鞋不像黄金、比特币等,它的耐久度实际上是有问题的;第三,市场需要降降温,因为炒鞋只是通过交易过程创造出价值,但并没有产生出实际的价值。通过炒鞋赚钱,肯定是少数。

  沉浸在炒鞋快感中的人,或者已经通过当下的炒鞋牛市获得了红利,或许不会觉得炒鞋有什么问题。但“云炒鞋”的兴起,让炒鞋变成只炒归属权,炒鞋到金融违法之间的界限隐藏在平台的热闹之下。

  此外,虽然不少炒鞋APP是以鉴定鞋的真假起家,但官方专柜不鉴定鞋,平台鉴定师也没有认证体系,球鞋的真假辨别是否准确无误值得怀疑。对于一个不定性因素和泡沫如此之多的炒鞋战场,理性不仅是消费者应该保持的,更是平台、品牌方、相关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应该倡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