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传媒江湖九年的杨斌:“还在转身之中不能妄称华丽”

发布日期:2019-07-21 21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杨斌,曾经传媒界的大腕——没错,他就是新京报那个有点桀骜不驯的前总编辑。如今,他虽然已经离开传媒江湖,但江湖上仍然回响着他的名字。

  “不要说我个人,先看看我们的产品。”43岁的杨斌留着标志性山羊胡,往藤椅的背弯里重重一靠,拿出手机打开APP。12月17日下午,在北京知春里卫星大厦7楼纷享科技公司里一个简陋的会议室,他向澎湃新闻()记者展示“纷享销客”。

  12月23日下午,纷享销客在京宣布,获得C轮融资5000万美元。而今年7月,纷享销客刚刚获北极光创投领投的千万美元B轮投资。不仅一年内两次融资,员工从50人扩充到250人,纷享销客目前的销售额比上一年度已经增长十多倍。

  2011年底,纷享科技由新京报前常务副总裁罗旭创立,2012年杨斌加盟并出任总裁。此前,杨斌2005年底从新京报离职之后,又前后在和讯与网易任高管,分别主管内容与市场业务。从新京报到和讯到网易,再到如今的纷享销客,九年来杨斌经历了一番不失曲折复杂的职业变化与职场转型。当年的传媒大腕,今天已经成为了一个新锐的创业者。

  有人说杨斌是“华丽转身”,是“成功转型的典范”,杨斌一再“郑重纠正”:“噢,不不不。还在转型之中,不能轻言成功。还在转身之中,不能妄称华丽。”

  杨斌:已经达到7万多家。不过跟全国4000万家中小企业的数据相比,只是星星之火。今年的销售额是去年的十多倍,达到几千万元,今年已经持续每三个月就翻一倍。明年应该会保持巨幅增长。我们所有的收入都投入进去了,快速扩大市场是我们的战略,现在远远不到考虑收支平衡的时候。C轮融资的成功,保证了我们更大规模的扩张。

  第一,移动办公的概念有很大的普及。很多企业能接受这个概念,两年前跑市场的时候很多客户对移动办公还谈不上明显需求。

  第二,我们的产品最早是以微博为基础架构的形态,今年初改成以类似微信的“企信”为基础架构的形态。微信替我们做了很多市场教育工作,微信的体验比微博更好,用户更多,只要会用微信,就会用纷享销客。但我们毕竟是为企业而生的微信形态,与基于个人应用而生的微信相比,在办公的功能性需求上有更多优势。

  第三,推出新的通用性的应用,比如报数系统,这个月都会上。几乎所有企业都会关注运营数据,但传统的报数效率非常低,我们的这个应用会颠覆他们。下个月,我们还会上线以服务代理商为核心的伙伴管理系统。专门为销售型企业实现全员营销的营销助手也将于近期上线;第四,我们的大方向是“连接企业一切”。微信是说“连接一切”,我们是要连接企业的一切,跟企业相关的业务,跟企业相关的人,都在我们的平台上连接起来。连接业务这方面,现在有OA和CRM的功能,但还有很多功能没有体现,包括行业性功能、企业的个别需求性功能。连接人这方面,一是内部人,一是外部人。现在还只是企业内部的沟通。要搭建一个平台,和外部人的沟通,包括供货商、经销商等。除了我们直接研发相应的应用之外,更多的我们会通过开放平台的方式来搭建整个生态系统。

  杨斌:纷享销客满足的不是新的需求,各种办公需求一直存在。我们的价值在于易用性的颠覆。传统的OA,CRM早就有了,但非常难用。现在我们是移动为主,以人为核心,比如我们没有发现一款软件有我们这么好的日志功能。又比如如何验证销售人员见客户了?以前用客户的座机打个电话表示我到了。现在呢,可在客户公司用手机定位和拍照,时间和地点都绑定了,无法作弊。我们有个客户,是一家卖枣子的上市公司,叫好想你,2000多人在用。员工到新疆采购枣子,以前到没到都不知道,枣子好不好说不清,现在到了哪儿,图片一发,清清楚楚,效率大幅提升。而这样的场景,在三年前是不太能出现的,只有在智能手机普及的移动背景下,可以随时存储登录更新换代的云的背景下,以微博和微信为代表的SNS的背景下,才会有这样的易用性革命。

  杨斌:SaaS是个趋势,将数据和服务放在云端,大家慢慢地都会有这个意识上的转变。除此之外,我们也会通过技术和制度的方式,来提供一些保障。两年前,客户的安全性疑虑会多一些,但现在明显少了。另外,我们的目标客户主要是中小企业,他们更看重效率,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,也没有那么多定制的需求和隐形的利益。我们的一个单子平均就是几万元一年,养个专职的IT人员都不够,中小企业的老板们不难算这个账。

  杨斌:风投公司最看中的价值,在早期,一是团队,二是大方向。后期主要看市场的表现,发展的速度。我们这次C轮融资比较顺利,正是因为我们对产品的理解、对用户的把握、对营销的策略,在市场方面得到了验证。

  杨斌:正常情况还是要谋求上市的。但现在谈上市太早。一个企业上市一般也得8年,我们才刚刚3年。像陌陌那样3年就上市,非常罕见。目前还没有走向海外的计划。中国的市场足够大,先能拿下来就了不得了。

  杨斌:算不上什么大腕,只不过做媒体时运气比较好,有点小小的资历。我知道创业的风险极高,因此走出这一步时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,我能够承受最坏的结果,包括经济上的,情感上的。能成更好,失败了也能接受,听天命,尽人事。我现在已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在乎外界的评价。

  杨斌:不是圆滑。圆滑的意思是内心还是那样,只不过是藏起来了。准确地说,是平和。以前觉得人定胜天,觉得事在人为,现在承认有不可预知不可控制的因素。以前觉得有些东西无比重要,失去了就像天要塌下来,现在觉得没有什么事情不会过去,天从来也不会塌下来。以前觉得自己很重要,非我莫属,我就是一片天,现在觉得没有我也许很多事情更好,能造福固然很欣慰,不造孽就不必太内疚,自己也不过是一粒尘埃。以前喜欢故作惊人之语,说狠话,做绝事,认死理,跟自己和别人较劲,把自己和别人都顶在墙角,现在明白谬误往往存在于确定的背面,说话做事开始留有余地。

  不过,我这样说并不是想否定过去的自己。人不轻狂枉少年,轻狂至少还占着个年轻的轻,只是现在已经不年轻了,再轻狂就不合适了。当然,我也会时时提醒自己,不要变平和之后,丧失了一些初心。

  澎湃新闻:你之前所有的工作都和做内容有关。这一次是什么原因让你最终走上了彻底的转型之路,抛弃了内容?

  杨斌:我是渐进转型,不是一下子彻底转型的。从报纸到和讯到网易,从体制内到体制外,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,从主管生产到主管营销,大概有五、六年的时间。我也不是抛弃了内容。离开报纸,我其实是被驱逐的,后来才有了主动的意愿,将计就计,焉知非福。人生和创业一样,充满了不确定性,那些声称能够规划人生的人,要么是中了彩票,要么是马后炮,要么是骗子。

  杨斌:在网易开始介入营销,积累经验。也了解了一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是个什么文化,是怎么运营的,比如用户思维、敏捷思维等。你如果没在互联网公司呆过,很难对互联网企业有线;澎湃新闻:记者和商人,你更喜欢哪个角色?你现在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吗?

  杨斌:我对传媒非常有感情。当然,想回去也回不去了。即使回去,你做的事情也超越不了从前。

  我现在貌似是个商人角色,但商人两个字,总觉得跟我骨子里隔得挺远。从创业的角度来说,纷享销客只是成功完成三轮融资,只能说是成功小学毕业,成功中学毕业,还远远不能说是一个成功的公司,一个成功的人。创业过程九死一生,步步惊心。小学和中学成功毕业不能代表成人后一定成功,只是有可能让将来成功的几率高一点。

  杨斌:准确地说,这个状态跟我现阶段的人生理想和价值是契合的,但未必与我内心对更远的将来所渴望的理想和价值相契合。我刚才说了,我现在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,此时此刻,我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更好的路。人生短暂,没有可能尝试所有的机会,好比找老婆,世上姑娘千千万,你可能碰巧最可爱,但哪里就能断言唯独你最可爱?这个最字,只能存在于跟你有缘的姑娘范围之内。既然称为理想,大概总是得有点距离,永远无法百分百契合才合乎现实吧。当然,这样想不够浪漫。哈哈,我老婆如果听到我这么说会不会不高兴?

  杨斌:纷享销客做的事情,是有价值的事情,能够推动行业变革,提升中国企业的效率。企业级互联网服务也是个大市场,尽管流行小而美,但我还是喜欢更大的可能性,愿意想象波澜壮阔的大而美。纷享销客的团队文化也很健康。这几点,可以寄托我的所谓情怀。

  澎湃新闻:你算是华丽转身成功转型了吧?传统传媒人有很多都在寻求转型,传统传媒业也在寻求转型,你怎么看?

  杨斌:噢,不不不。每次听到有人说我成功转型,我都会郑重纠正,还在转型之中,不能轻言成功。还在转身之中,不能妄称华丽。

  传统传媒业的困局,和行业的衰败有关。就像汽车来了,马车必然淘汰。自救之路,不能肯定说没有,但很难。至于传统传媒人的转型,虽然也很难,但已经有了成功的例子,完全可以奋力一博。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